用春夏秋冬的轮回讲一个“中国故事”

网友张生说,这个世界上,没有真人出演的影视作品有两种,一种叫动画,一种叫动物世界。而提到后者,几乎所有中国人的脑海中都会有一个声音:春天来了,万物复苏,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。

这样的情况在8月12日之后可能有一点改变。由中国导演陆川执导、迪士尼跨国团队制作的中国第一部自然电影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在这天全球首映。大熊猫、金丝猴、雪豹、藏羚羊、丹顶鹤……这些中国特有的野生动物,不再只有“饮食男女”的生物基本需求,在演员周迅担任旁白讲述的故事中,它们出生、成长,学会爱与被爱,面临死亡与新生。

在电影中,公藏羚羊已经在栖息地等了很久,等待母藏羚羊带着孩子从几百公里之外的可可西里腹地迁徙而来。然而真的见面了,却由于分别太久,公羊已经不认得母羊了。别急着伤感,这并不是一出悲剧,因为他们都很乐意去找新的伴侣。

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不是“动物世界”,在有卖萌嫌疑的旁白中,不断出现“淘淘一个人如何如何”“达娃一个人如何如何”的表述,显然是要讲一个和人类一样的故事。

丫丫十分宠爱女儿美美,美美一天天长大,向往独立自由的生活,但丫丫始终放心不下,当美美最终独立去闯荡世界,丫丫不得不伤感地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。达娃独自抚养两个宝贝儿子,随着生存环境日趋恶劣,加上强邻欺负,她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。淘淘的爸妈生了个小妹妹,淘淘感觉自己失去了宠爱,他外出流浪,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成长,最终重回家庭。

丫丫是大熊猫,达娃是雪豹,淘淘是金丝猴。其中还有土拨鼠、小熊猫等萌物“乱入”,扮演了“围观群众”“男神”等角色。

自然电影在中国没有先例,它介于纪录片和故事片之间,镜头都是真实的,但故事是根据剧本剪辑的。2013年6月,陆川跟迪士尼商量,自己想做一部特别的电影——表现动物是如何映射人类生活的。“尽管故事是拼接的,但每一个动物个体的行为和它对孩子的态度都是真的。它们跟我们一样生宝宝、抚养孩子,把最好的给孩子,去做对家庭最有利的事情……”

今年5月初,电影在英国完成了后期,陆川和团队成员安安静静地把片子看了一遍。那一刻,陆川突然意识到,与这部电影相处的3年,和自己的生活非常贴近。这3年中,他结了婚,2015年10月又升级成父亲。与此同时,电影也进入后期。“在剪辑的过程中,孩子在一天天长大。回家看到孩子,再联想屏幕上那些画面,看到熊猫抱孩子的那些镜头,我会觉得特别温暖。”

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在美国做观众试映场时,获得87分,是10年来打分最高的三部电影之一。陆川说,“我觉得电影讲了一个全世界观众都能看懂的故事,因为家庭是每个人都能产生共鸣的主题。”

不过,既然这些野生动物都是中国特有,陆川也想讲一个“中国故事”——用春夏秋冬的时间轮回,来讲生命的轮回。“在中国人的思想里,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结,而是另一种开始,大自然是不断轮回生生不息的。”

在片子的最后,雪豹达娃死了。这么多年来,迪士尼自然电影中没有出现过动物死亡的先例,但陆川想要这样的剧情。“中国野生动物所面临的严酷环境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可能人类会有工资少、房价高等烦恼,但你去看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……会发现其实我们都是地球上平等的生物。”陆川说,“所以我坚决说这不是纪录片,是故事片,因为片中有我们的故事设计,有我们想要表达的主题。”

最初听到迪士尼对这部电影制作周期的预计长达3年时,陆川“心中是崩溃的”。幸好,大概是从《可可西里》延续而来的对动物的自然的热爱,他没有放弃。

从2014年起穿越春夏秋冬,电影历时3年,在中国的东北、中原、江南、巴蜀、西藏等地拍摄。筛选后的素材长达350个小时,最后成片仅76分钟。“全部用在拍摄上的时间有18个月,而且是5个组每组盯一个动物,同时拍了18个月。”陆川说。

自然电影不同于纪录片,它是有剧本的。在陆川的构想中,电影开篇出现的仙鹤是一个灵魂动物,代表中国文化中对死者和灵魂的敬意。接下来,故事像接力一样,每个动物讲一节,最后,应该有一个动物去世,一个新的动物诞生,如此形成一个完整的生命轮回。

有了剧本,“演员”选谁呢?团队花了半年时间来确定拍哪些动物。最开始的名单上,有东北虎、亚洲象、白鳍豚……但由于预算、拍摄现实等限制,比如白鳍豚可能一年两年都拍不到一只,最后敲定了五种:大熊猫、金丝猴、雪豹、藏羚羊、丹顶鹤。

剧本到位,“演员”到位,最大的麻烦来了。尽管这些大牌“演员”都不要片酬,但想让它们来按剧本演戏也是不可能的。不允许特效,摄影师们只能伺机而动。

比如,雪豹擅长运动,运动半径80公里,经常一两个星期才能拍到有用的镜头。而且作为卓越猎手的雪豹,视觉和听觉都非常灵敏,远远看到人就跑掉了。于是,拍雪豹的摄影师只能成为一名“地下工作者”——在地上挖了很多坑作为掩体,带着设备在里面一躲几天,雪豹来了就赶紧拍拍拍。

拍大熊猫的摄影师虽然不用挖坑,但大熊猫同样非常警觉。于是,摄影师穿上了熊猫伪装服,慢慢爬过去拍。在四川潮热的夏天,穿一层假的熊猫皮,就一个字“热”。

也许金丝猴是最好客的,拍着拍着就和来自BBC的摄影师打成一片,还好奇地爬上了三脚架。但细心的人也许会发现,拍摄角度永远是逆光或者侧逆光,拍出来的金丝猴毛发都是闪亮的。不能打光,那就意味着每天都要等光线。

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也是一部风光大片,雪山、戈壁、森林……为了呈现中国的壮美河山,国际摄影团队不惜时间。在片尾花絮中,一名摄影师为了拍摄一段青藏高原的延时摄影,正在等待阳光。他自信地表示,虽然现在是阴天,但这里的天气半小时就变一次,我等一会儿就好了。然而,半小时后亚搏手机版app官网登录,开始狂风大作,再半小时,开始下冰雹,又半小时,冰雹更大了……尽管摄影小哥此时已是一脸懵,但最终银幕上的画面证明,等待是有价值的。

尽管有6000万元投资——演员还不要钱,有罗伊·康利这样的好莱坞金牌制片人(曾任《超能陆战队》制片人),也有中国导演和国际团队的精诚合作,还有“烂片中的一股清流”这样的口碑,豆瓣评分高达8.2分,可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的市场表现并尽不如人意。

8月12日上映当天,该片排片率低于2%,票房刚过300万元,而与它同一天上映的另一部电影,豆瓣评分不及格(5.5分),当日票房已接近5500万元。

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宣发负责人石岚说过:“每年年底,总看到有人总结全年被忽略的10部好片,我们可不想跑到那个里面去。有《大圣归来》这样的案例在先,人人都有一个叫‘逆袭’的梦想,但实际想要重现真的很难。”

一周前,片方打出了“我们需要被看见”的宣传海报,微博、微信朋友圈等平台上关于影片的话题也在不断发酵。有影院经理自发在朋友圈打出广告:“每年只有不超过50人看到雪豹,而今天,有24.9万名观众与雪豹贴面同乐。”

中国电影资料馆微信公众号也推荐了这部电影:“我们从大熊猫身上,看到了成长的不易与母子分离的哀伤;从藏羚羊身上,看到了两性关系的痴痴守候;从金丝猴身上,看到少年远游归来的艰难历练……我们最终,看到了我们自己——我们所能被打动的种种,都因为我们这些‘华丽的上班族’每天都在繁华又疲惫的都市生活中,遭遇喜怒哀乐。”

网友张生说,这个世界上,没有真人出演的影视作品有两种,一种叫动画,一种叫动物世界。而提到后者,几乎所有中国人的脑海中都会有一个声音:春天来了,万物复苏,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。

这样的情况在8月12日之后可能有一点改变。由中国导演陆川执导、迪士尼跨国团队制作的中国第一部自然电影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在这天全球首映。大熊猫、金丝猴、雪豹、藏羚羊、丹顶鹤……这些中国特有的野生动物,不再只有“饮食男女”的生物基本需求,在演员周迅担任旁白讲述的故事中,它们出生、成长,学会爱与被爱,面临死亡与新生。

在电影中,公藏羚羊已经在栖息地等了很久,等待母藏羚羊带着孩子从几百公里之外的可可西里腹地迁徙而来。然而真的见面了,却由于分别太久,公羊已经不认得母羊了。别急着伤感,这并不是一出悲剧,因为他们都很乐意去找新的伴侣。

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不是“动物世界”,在有卖萌嫌疑的旁白中,不断出现“淘淘一个人如何如何”“达娃一个人如何如何”的表述,显然是要讲一个和人类一样的故事。

丫丫十分宠爱女儿美美,美美一天天长大,向往独立自由的生活,但丫丫始终放心不下,当美美最终独立去闯荡世界,丫丫不得不伤感地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。达娃独自抚养两个宝贝儿子,随着生存环境日趋恶劣,加上强邻欺负,她感觉越来越力不从心。淘淘的爸妈生了个小妹妹,淘淘感觉自己失去了宠爱,他外出流浪,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成长,最终重回家庭。

丫丫是大熊猫,达娃是雪豹,淘淘是金丝猴。其中还有土拨鼠、小熊猫等萌物“乱入”,扮演了“围观群众”“男神”等角色。

自然电影在中国没有先例,它介于纪录片和故事片之间,镜头都是真实的,但故事是根据剧本剪辑的。2013年6月,陆川跟迪士尼商量,自己想做一部特别的电影——表现动物是如何映射人类生活的。“尽管故事是拼接的,但每一个动物个体的行为和它对孩子的态度都是真的。它们跟我们一样生宝宝、抚养孩子,把最好的给孩子,去做对家庭最有利的事情……”

今年5月初,电影在英国完成了后期,陆川和团队成员安安静静地把片子看了一遍。那一刻,陆川突然意识到,与这部电影相处的3年,和自己的生活非常贴近。这3年中,他结了婚,2015年10月又升级成父亲。与此同时,电影也进入后期。“在剪辑的过程中,孩子在一天天长大。回家看到孩子,再联想屏幕上那些画面,看到熊猫抱孩子的那些镜头,我会觉得特别温暖。”

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在美国做观众试映场时,获得87分,是10年来打分最高的三部电影之一。陆川说,“我觉得电影讲了一个全世界观众都能看懂的故事,因为家庭是每个人都能产生共鸣的主题。”

不过,既然这些野生动物都是中国特有,陆川也想讲一个“中国故事”——用春夏秋冬的时间轮回,来讲生命的轮回。“在中国人的思想里,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结,而是另一种开始,大自然是不断轮回生生不息的。”

在片子的最后,雪豹达娃死了。这么多年来,迪士尼自然电影中没有出现过动物死亡的先例,但陆川想要这样的剧情。“中国野生动物所面临的严酷环境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可能人类会有工资少、房价高等烦恼,但你去看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……会发现其实我们都是地球上平等的生物。”陆川说,“所以我坚决说这不是纪录片,是故事片,因为片中有我们的故事设计,有我们想要表达的主题。”

最初听到迪士尼对这部电影制作周期的预计长达3年时,陆川“心中是崩溃的”。幸好,大概是从《可可西里》延续而来的对动物的自然的热爱,他没有放弃。

从2014年起穿越春夏秋冬,电影历时3年,在中国的东北、中原、江南、巴蜀、西藏等地拍摄。筛选后的素材长达350个小时,最后成片仅76分钟。“全部用在拍摄上的时间有18个月,而且是5个组每组盯一个动物,同时拍了18个月。”陆川说。

自然电影不同于纪录片,它是有剧本的。在陆川的构想中,电影开篇出现的仙鹤是一个灵魂动物,代表中国文化中对死者和灵魂的敬意。接下来,故事像接力一样,每个动物讲一节,最后,应该有一个动物去世,一个新的动物诞生,如此形成一个完整的生命轮回。

有了剧本,“演员”选谁呢?团队花了半年时间来确定拍哪些动物。最开始的名单上,有东北虎、亚洲象、白鳍豚……但由于预算、拍摄现实等限制,比如白鳍豚可能一年两年都拍不到一只,最后敲定了五种:大熊猫、金丝猴、雪豹、藏羚羊、丹顶鹤。

剧本到位,“演员”到位,最大的麻烦来了。尽管这些大牌“演员”都不要片酬,但想让它们来按剧本演戏也是不可能的。不允许特效,摄影师们只能伺机而动。

比如,雪豹擅长运动,运动半径80公里,经常一两个星期才能拍到有用的镜头。而且作为卓越猎手的雪豹,视觉和听觉都非常灵敏,远远看到人就跑掉了。于是,拍雪豹的摄影师只能成为一名“地下工作者”——在地上挖了很多坑作为掩体,带着设备在里面一躲几天,雪豹来了就赶紧拍拍拍。

拍大熊猫的摄影师虽然不用挖坑,但大熊猫同样非常警觉。于是,摄影师穿上了熊猫伪装服,慢慢爬过去拍。在四川潮热的夏天,穿一层假的熊猫皮,就一个字“热”。

也许金丝猴是最好客的,拍着拍着就和来自BBC的摄影师打成一片,还好奇地爬上了三脚架。但细心的人也许会发现,拍摄角度永远是逆光或者侧逆光,拍出来的金丝猴毛发都是闪亮的。不能打光,那就意味着每天都要等光线。

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也是一部风光大片,雪山、戈壁、森林……为了呈现中国的壮美河山,国际摄影团队不惜时间。在片尾花絮中,一名摄影师为了拍摄一段青藏高原的延时摄影,正在等待阳光。他自信地表示,虽然现在是阴天,但这里的天气半小时就变一次,我等一会儿就好了。然而,半小时后,开始狂风大作,再半小时,开始下冰雹,又半小时,冰雹更大了……尽管摄影小哥此时已是一脸懵,但最终银幕上的画面证明,等待是有价值的。

尽管有6000万元投资——演员还不要钱,有罗伊·康利这样的好莱坞金牌制片人(曾任《超能陆战队》制片人),也有中国导演和国际团队的精诚合作,还有“烂片中的一股清流”这样的口碑,豆瓣评分高达8.2分,可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的市场表现并尽不如人意。

8月12日上映当天,该片排片率低于2%,票房刚过300万元,而与它同一天上映的另一部电影,豆瓣评分不及格(5.5分),当日票房已接近5500万元。

《我们诞生在中国》宣发负责人石岚说过:“每年年底,总看到有人总结全年被忽略的10部好片,我们可不想跑到那个里面去。有《大圣归来》这样的案例在先,人人都有一个叫‘逆袭’的梦想,但实际想要重现真的很难。”

一周前,片方打出了“我们需要被看见”的宣传海报,微博、微信朋友圈等平台上关于影片的话题也在不断发酵。有影院经理自发在朋友圈打出广告:“每年只有不超过50人看到雪豹,而今天,有24.9万名观众与雪豹贴面同乐。”

中国电影资料馆微信公众号也推荐了这部电影:“我们从大熊猫身上,看到了成长的不易与母子分离的哀伤;从藏羚羊身上,看到了两性关系的痴痴守候;从金丝猴身上,看到少年远游归来的艰难历练……我们最终,看到了我们自己——我们所能被打动的种种,都因为我们这些‘华丽的上班族’每天都在繁华又疲惫的都市生活中,遭遇喜怒哀乐。”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